楼主
发表于 2022-01-09 13:54
只看该作者

每天夜半两三点钟总能被妹妹的吵闹声叫醒,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妹妹不管是晚上几点睡觉,到凌晨的这个点总是能醒来,很大声的啼哭,有时候哄上一会就能入睡,有时候必须要给冲上一百多毫升的奶粉喝过后才会在次入睡。


这个点的自己通常醒来后,都要好久才能在次进入睡眠。今天早上在次醒来时差不多五点多钟吧,对面楼上有几家灯亮着,不知道是已经早起的人还是一晚上都没有关的灯。


哥哥醒来时差不多八点来钟,说妈妈你看外面好大的雾,是呀,白茫茫的一片,能见度特别的低。站在楼上对面马路上的红绿灯都看不见。楼底下的大白已经开始准备。早上新一轮的核酸即将开始。


自二十三号封城以来,刚开始还是两天一次的核酸检测,到元月份开始已经是一天一检测了。现在已经习惯了医护人员和社区志愿者们上门来采集核酸。


家里的生活垃圾都是堆放在门口,统一由物业的清洁工们上门收取。不出门的日子过的也是很不错的。你看,这不知不觉不是已经过了半个月了么。对于自己这样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出门的人来说,封控管理和自由行动没什么两样。


家里唯一最大受限的人就是宝爷爷,一切正常之前一天三四趟的出门溜湾,现在已经没办法在出门逛了。还记得疫情刚刚来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吃过晚饭,自己刚刚放下碗,手都还没有洗,宝奶奶就来一句,你把妹妹看下,让你爸出去逛逛。


说实在的,居家隔离的这些日子,每天中午妹妹和爷爷奶奶一起午睡,自己带着哥哥做着作业,还要调节好哥哥的情绪,避免把睡觉的人吃醋。自己赶紧趁着这个时间赶工作,谁不想午睡了,有工作在身,也是身不由已。


但凡妹妹一醒来,带妹妹的事情就落在自己的头上。两位老人一人一部手机刷着某音。有时候自己实在太忙,就会叫上哥哥让帮忙带下妹妹,这样的时候家里常有。自己能说什么,过几年孩子们长大些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