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发表于 2022-07-19 17:08
只看该作者
《西江月·遣兴》宋·辛弃疾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

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这是辛弃疾醉酒之后写的一首诗,来看他写了些啥:


喝醉酒我暂且尽情欢笑,哪有工夫整日发愁?近来我才觉得古人的书本,的的确确是没有半点可信的!


昨夜我醉倒在松树旁,问松树,我醉到什么程度?我疑心松枝摆动是要来搀扶于我,连忙用手一推说:“去!”


估计松树一脸懵:关我啥事!


风流自赏,醉态可掬,此时的辛弃疾,透着几分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