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发表于 2021-01-12 09:49
只看该作者
昨晚在和洋聊天。

她整了一些暴利的投资,建议我也弄些。像洪元,她买了14000股,先开始是一元一股,现在估计涨到7元了,说再等几个月洪元会上市,那时候她估计就能发财了。

我说我不弄。19年整了两套房,给我妈弄了一套两居室,给我们自己在市里弄了一套,钱都砸房里了,现在没钱,再说即使有钱,这种我也不敢弄。

我跟洋说,我的承受力不行。我可不像她,能承受千山万水的,即使一下赔了十几万,照样能蒙上被子睡觉。我肯定都睡不着了。

我一说千山万水,洋就笑得不行了。本来就是呵,她欠了几百万,都能慢慢打起精神,一点点还钱,生活依旧,换我,要欠这么多钱我肯定要疯了。

我说我当我的普通人。你呢,继续不普通吧。。。。(电话那头洋就在笑)

我说,我就像是大陆片,简单,一眼就能看到底。

你呢,就像是美国片,看起来比较刺激。洋一听,又乐疯了,她追问我,那大庆呢?

大庆?我想想,说,大庆像港片,他是个警察嘛,而且现在我发现他嘴越来越贫了,带点匪气。

洋说,你说的好像有点意思。

我说,我发现你认识的男人感觉嘴都挺贫的,比如贱贱,比如尚玉,比如大庆。大庆以前看着挺老实的,我们还送他一绰号“红宝宝”(就是红色家庭中的孩子),结果现在嘴越来越贫了。

洋笑笑,承认是这样。

“呃,我攒了好多赞,这两天咱们抽空去吃雅客吧?”洋又说到了吃,一提吃,她就来精神。

“我不爱那口。”老实说,我对西餐没兴趣。我告诉洋:“我是中国胃。”

“那大庆呢?你说他会不会喜欢吃这个?”

“我猜他也是中国胃吧,好像身边没几个男人爱吃这些东西。”我家那人就不太爱吃。

“我不管你们啥胃,反正回头你们陪我去吃雅客。那么多我一个人可吃不完。”

“你朋友当中没有爱吃这种的吗?”我问她。

她想想说,“这个好像还真没注意。”

“我说,你怎么这么爱吃这些东西呢?”

她说,“这也算对得起我的绰号了。”她绰号洋人儿。

“你这样吃,体重可怎么得了?”我笑她。

“没事,开春了我再减,我每年都是这样。”

减到130是她的目标。使劲吃,拼命减,这就是她,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