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发表于 2020-12-27 08:18
只看该作者


       对我来说,一直是梦魇一样的存在的过去,虽然也有很多欢乐,也许是因为我的大脑边缘系统的变化,我现在整个人都像是一只老灰狗,只要和我的家庭,老公的家庭一接触就会引发我无尽的焦虑,我的内心被不安充斥,情绪消耗得非常严重,没有快乐,只有计较和抑郁,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近我刚回家去参加了一个堂妹结婚的仪式,可以说,回趟家,让我脱层皮,拿掉半条命。我情绪紧张,回到家一夜没睡着,第二天做车去参加婚礼,回来又赶车回我自己家,劳累加上寒冷,尿路感染沾上了,几乎是隔一会就要尿尿,坐车也变得晕车,回来了3天,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多睡觉,终于活过来了。

    我现在想到一个王小波还是谁说过的话,有些苦真没必要去吃。对我来说,我的家人真挺不错的,可我就是因为太在乎,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家是农村的,爸爸妈妈对我妹妹更好一些,妹妹对我很好,我没法把家里人的关系搞到大家一团和气。我心里对我的父母有一种无名之火,我亲眼看到他们有爱孩子的能力,他们对妹妹呵护备至。我也眼睁睁看到,我父母是怎么区别对待我和妹妹的,我心理失衡。越是穷人家的孩子,资源越是匮乏,孩子会争夺一些别人看起来不值一提的东西:父母的爱,父母的关注,父母对你的态度,这个时候的区别很容易造成兄弟的不合,父母永远不会爱那个他们不爱的孩子,即使这个孩子再表现再想讨好,结果都是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幸亏我们是姐妹,我有再多的愤怒都可以推心置腹的说给妹妹听,妹妹不怎么斥责我,能够理解我。但是她也要面对很多她自己家的压力,所以也不可能实时来充当心理医生的角色。

    原生家庭不可能是完美的,我怨气很重,但我现在特意发泄情绪,能够减少一些伤害,最重要的是我看开了,不再去讨好,不去专门表现自己是个好人了,心里轻松了好多。但是情绪消耗是少不了的,这种内耗也让我身心受折磨,夜夜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