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发表于 2020-03-25 11:37
只看该作者

网络的便利,给一部分人提供了便利,让生活变得更美好,同时给有歹意的人钻了空子,将魔爪伸向了“力所能及”的地方,更可憎的是助纣为虐的人,冷漠的旁观者。

昨天打开网页,扑面而来除了疫情的持续报道就是韩国N号房事件。我一直对韩国没啥大兴趣(除了大学时候追韩剧),但是一旦爆出来一则新闻基本上都是负面的。我不知道是否是国内网站筛选过后的报道,我只知道,我们做父母的应该倾注更多的关心给孩子,不论男孩,还是女孩,让他们今后在这个不太完美但是又充满好奇的人世间有一颗坚强的心,学会保护自己。

其实这次事件跟校园凌霸很相似,在心疼这群孩子的同时,不免思考为什么孩子在这种情况下的遭遇没有及时遏制住而是不断升级呢?为什么孩子在遭受欺负显示出异常的忍耐力呢?

究其根本的原因,原因在我们父母身上,我们父母没有给孩子一个坚定的依靠,没有让孩子感受到可以说“不”的勇气,没有取得孩子的信任。这是做父母的失败。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我的父母因为工作忙,他们认为给我吃的喝的玩的,就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是他们能为我做的全部。当我被班里一个男同学欺负的时候,倔强的我不肯低头,弱小的我处于被欺负状态,由于我的性格原因,使得我自己在被欺负的状态下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当然了,现在想想,这些所谓的“欺负”还称不上是言语羞辱,只是这些话触到了我的软肋,现在想想真的没什么,但是当时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自我反击,但是我深感反击的力量薄弱,头一次体会到了无能为力。老师看到了我的状态不佳,但是转告给家长的话是“我在学校不好好上学,跟男生打架”。我回家后受到的不是问我为什么会这样,而是一顿责备,责备我为什么在学校不好好学习,为什么要跟男生打架?巴拉巴拉。随之而来的成绩下滑似乎验证了父母口中我是坏孩子的印象,爸妈为此争吵不休。那是的我没有为自己辩驳,也没有将我受欺负的起因过程倾诉给父母,现在想想,是因为我从内心里面就没有认定过我的父母会站在我这一边,因为他们只相信他们看到的——打架、成绩下滑;学校的老师更加不是我倾诉的对象,他们对我被男生嘲笑表现出的是嘲讽,认为女孩子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我这样的女生如此的表现“成何体统”。当时班里还有一个女生被这个男生欺负,她的爸爸跟着她来到学校,训斥了那个男生,从此那个男生再也没有欺负过这个女生,我当时非常羡慕这个女生有这样一个好爸爸。如此成功的解决办法——将爸爸带到学校呵斥男生一次,就可以解决当时我认为的“噩梦”,但是我没有选择这么做。就这样,这场梦一直持续到我小学毕业,差不多半年的事件吧,我也以很烂的成绩小学毕业。

这段经历让我失去了对家人和学校老师的信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让自己的心变得很硬。因为脱离了小学的阴影,我的生活也慢慢步入正轨,后来才有了现在的我。只是,午夜梦回,总是会在梦境深处一次次再次体会当时被欺负的那种无助的心情。

在这里,我非常感谢我老公对我的开导,我会跟老公分享我的童年,分享哪些内心深处的感觉,他会鼓励我走出来,给我温暖,给我依靠,让我不要钻牛角尖,让我多想想美好的事情,我努力这样做,让这种内心深处的无助慢慢的消退,现在很少,几乎不再做这种儿时的梦了,老公说是因为我现在变得越来越强大,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柔弱的孩子,当自己变得强大了,心中的“魔鬼”就会变得不在害怕,这是发自内心的不再害怕,真的,非常感谢老公的帮助。

随着孩子的出生,长大,我也在思考着怎么让孩子有一个美好的童年,给他们一生受益的教导。我觉得我们做父母的,最重要的就是学会站在孩子的视角去感受孩子的感受。这点很难,因为我们习惯了站在权威的家长的角度看孩子,习惯了成人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这一点对亲自关系非常不利,将会渐渐拉大两代这件的鸿沟,我想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这次韩国N号房中的受害者为什么会一步步陷入敌人的圈套?是因为受害人内心害怕,内心没有坚定的依靠,没有可以说“不”的勇气。这种感觉我是体会过的。我觉得我能做的,就是不断地提醒自己,做孩子心灵和精神上的强大靠山,让他们有勇气对不喜欢或者伤害说“不”,懂得可以从父母这里找到倾诉的出口和强有力的支持,从内心里知道父母对他们的爱是无条件的,父母这里是他们永远的港湾,我觉得这是我们做父母最应该学的。